登录 | 注册
| 新闻 经济 教育 | 点播 音频 视频 | 旅游 娱乐 |
新闻强强滚
当前位置: 频率 > 经济频率 > 887发布
 
如何落实新环保法 让“云南蓝”更持久
2015-03-30 来源: 打印本页 关闭

从2014年春季至今,“全国25个省市被雾霾笼罩”、“留住‘APEC蓝’”、“北京再现‘两会蓝’”等新闻一次次引发社会舆论对身边生态环境的强烈关注,种种“晒蓝天、晒空气”的声音在互联网上传播。于是,从微信、微博关于外地雾霾的民间段子中,在外地游客的口碑里,人们发现了云南生态的新价值——蓝天、白云、洁净的空气。

“到云南,只为那一抹蓝”,这样的声音应该成为云南加强节能减排和大气污染防治的动力。要让“云南蓝”长久保持下去,我们如何做好能耗强度与能耗总量的算术,又该怎样用好新修订的《环境保护法》这把利剑呢?

谁该放在前?

新《环境保护法》有深意

“环保法的执行不是棉花棒,而是杀手锏。”3月15日,李克强总理在会见采访全国两会的中外新闻记者时这样说。

“全省2015年1至2月共查处环境违法案件32起,追缴排污费77.85万元,向公安机关移送行政拘留案件3起,依法对2家企业实施限制生产措施,依法向政府报请关停企业1家。”3月17日,省政府常务会议听取了环保法启动实施2个月来的情况,并审议了关于加强环境监管执法的实施意见。

连续出现的声音释放同一个讯息:当前,政府对环保不仅要求认识上“达标”,更要行动上过关。

“经济进入新常态后,环境保护出现了新的阶段性特征。”省环境保护厅厅长姚国华说,从资源环境约束看,现在环境承载能力已达到或接近上限,环境污染严重、生态系统退化;从民生期待看,过去老百姓“盼温饱”、“求生存”,现在老百姓“盼环保”、“求生态”,对清新空气、清澈水体、清洁土壤的需求越来越迫切。新修订的《环境保护法》将原来的“环境保护工作同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相协调”修改为“经济社会发展与环境保护相协调”,“环保”一词位置的前后置换,反映出对发展从认识到实践发生的重要变化。

什么变化?有法律专家指出,通过立法明确环境容量和资源承载力是发展的基本前提,在发生环境风险的情况下生态保护优先。“这必将对各地优化经济增长,提高资源利用率形成倒逼。”

生态破坏和环境污染的实质是资源的浪费和不合理使用。资料显示,每吨标准煤产出效率,中国相当于美国的28.6%、欧盟的16.8%、日本的10.3%;单位国内生产总值消耗钢铁,为日本的2.32倍、德国的4.26倍、美国的2.5倍;每增加单位GDP的废水排水量高出发达国家4倍,单位工业产值固体废弃物高出10倍以上。

作为一个资源大省,云南经济发展与资源环境、能源消费的矛盾长期存在。电力、钢铁、有色金属、建材、化工,这些国内单位产品综合能耗比国际先进水平高近40%的行业,也是云南省内位居前列的主要规模工业。资源主导型的产业格局加大了云南碳排放的压力,但由于产品低端化、价值链低端化却没有实现更大效益。

“云南工业平均产能利用率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在转型升级中将承受更大的‘阵痛’。”2014年12月,在省委经济工作会议上,省委书记李纪恒直言,我省经济粗放发展和资源环境约束趋紧的矛盾日渐突出。

怎样看约束?

拧紧能源消费“水龙头”

作为我省工业发轫之地,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曾遭遇“制约之痛”,以往靠高投入、高消耗、高排放换取工业增长,靠低成本、低价格、低效益拓展市场空间的路子变窄了。查阅2010年至2015年的州政府工作报告,伴随经济指标起伏的总是“资源环境对经济增长的约束加大”“经济增长与节能降耗之间的矛盾更加突出”,6年中这一矛盾每年都列入该州发展必须面对的深层次问题。

怎么办?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控制煤炭消费总量,拧紧能源消费的“水龙头”,在生产领域实施节能降耗,倒逼产业升级。

红河州工信委原材料工业科科长周跃明向记者出示了2010年《红河州人民政府1号令》,一方面,政府定计划、定指标、定时间表、定监督检查机制,强化保障措施;另一方面,充分发挥市场的作用,促进优胜劣汰。县市政府主要领导、企业主要负责人被列为节能减排第一责任人。“为完成节能减排目标任务,红河州以政府令的形式下发文件,当时还是省内首家。”

而在全省,整个“十一五”至“十二五”期间,省政府连续把节能减排和淘汰落后产能列入重点督查工作,在经济面临严峻发展形势的去年,还对居我省行业规模第4位、就业人员排名第1位的煤炭开采和洗选行业进行了产业整合升级——年产9万吨及以下的992个煤矿关停整顿和整合重组。为此,曲靖、昭通产煤区经济遭遇断崖式跌落。除了煤炭行业,我省还加大了炼铁、水泥、黄磷等领域落后产能的淘汰力度。

昆明理工大学环境工程学院院长宁平告诉记者,黄磷、电石、高炉煤气等产业技改减排的空间很大。以黄磷尾气回收为例,传统的排放条件下,30%的回收都做不到,但是通过技改可以做到100%的回收,实现零排放。“节”与“减”的结果一定不是效益的减少。

对企业的采访证实了这一点。

在滇中有色公司厂区余热发电监控中心,一台6MW的汽轮发电机组正在平稳运行。过去,生产过程中余热锅炉产生的蒸汽全部外排。为此,公司投资2500万元建成余热发电站用蒸汽发电,每天发电量约为8.8万度,占企业日用电量的1/5,还可回收冷凝水,扣除成本每天创造利润约2.6万元。

水泥企业是传统的高耗能企业,能源成本占生产成本的50%以上。可蒙自瀛洲水泥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叶伯丰告诉记者,公司投资4亿元的2500吨新型干法水泥生产线点火投产后,2010年新增投资4750万元,建设水泥生产线配套的余热发电项目,年发电量可达到5140万千瓦时,相当于每年节约标煤16640吨,每年减少二氧化碳排放43264吨,还可有效减少全公司1/4的电耗;2011年又投资15万元回收生产过程中的热能,用于生活供热,“通过一系列提升改造,企业从污染变为零污染。”

但并非所有企业都有这样的认识和经济实力,“技改需要投入前期资金,这是一些地方和企业存在惰性的原因。”宁平认为,如果政府引导不力或监管不严,企业就会得过且过。

今年头两个月,全省工业投资出现增长乏力,那么在发展压力之下,一些地方部门会不会为了眼前利益重复建设或在承接产业中“捡进筐里都是菜”呢?

出路在哪里?

发展与环保同步提升

来自省发改委和省工信委的信息显示,在资源性产业和对外辐射产业基地两个基点上发展的云南,今后侧重在资源环境可承载的限度内对产业进行新的规划布局,促进发展水平与环保能力同步提升。

“在全国雾霾天气频发的当下,减少煤炭使用量成为全国大部地区必然的选择。我国整体处于工业化中期阶段,而一些基础产品如有色金属是支撑工业化进程所必需,在未来多年还将有很大市场潜力。所以,基于东部的环保压力,一些高耗能产品必需进行产业转移。”省发改委有关负责人认为,如果能与云南的生态建设对接好,这就是机遇,即利用生态化这一高效率的资源配置方式,从空间、资源的密集度,交通通行和消费的便利度,以及清洁能源、清洁材料的使用等,对发展项目综合考量、科学规划、严格实施。

在这一方面,云南的思维是以清洁能源生产优势、矿产资源优势,对接化工、有色、冶金等高载能产品产业,带动大制造、大能源产业,最后辐射东南亚南亚。“承接产业要严格环境准入标准,并与资源环境协调发展。”比如重化工业,虽然有电、有矿、有基础,但我省明确:一不能把开矿作为招商引资重点,要坚持大企业适度开发;二要做到生态开采确保可持续性;三要确保节能减排达到先进水平;四要延长产业链,促进重化工产品向精细、新型化发展。

“过去环境管理主要集中在生产领域,现在必须将环境保护要求体现在生产、流通、分配、消费各个环节。”2015年全省环境保护工作会议点明了产业生态化的趋势性变化,同时也提醒官员注意新环保法的“牙齿”——“现在强调‘党政同责’、‘一岗双责’,加大资源消耗、环境保护等考核指标权重。”

体现之一:我省将构建网格化环境监管格局,确定重点监管范围、对象、等级、责任人,报上级政府备案后向社会公布。环保部门以每年不少于20%的比例对国家重点监控企业进行抽查,敏感地区、行业实施联合监督检查。

体现之二:各州市要在2016年底前全面完成本地区未批先建项目清理整改,对违建问题严重且整改不落实的实施环境影响评价区域限批,有关单位责任人依法依纪处理。

体现之三:自2015年起,省级环境保护部门每年对全省30%以上的州市和10%以上的县区开展环境执法稽查,各州市和滇中产业新区每年对本地区30%以上的县区开展环境执法稽查。

体现之四:组织人事部门要将环境指标纳入政绩考核内容,审计机关要对地方主要领导干部执行环保法规政策和落实环保目标责任情况进行审计;监察机关将制定完善新环保法与党纪政纪处分衔接机制、问责办法……

怎样抓落实?

明确职责形成监管合力

“得意了,有木有?”3月18日,不少昆明人关注到网络上的一条消息:环保部发布2月份国内74个城市城市空气质量状况,根据环境空气质量综合指数评价,昆明天天达标,其中22天为“优”,37天为“良”,位列拉萨、海口、厦门之后的第4位。

“相比前两年,东风路的建筑工地少了许多,空气质量也好多了。”日前,在昆明市PM2.5东风东路监测点附近,送孩子上学的市民李合香介绍说。东风东路是昆明市PM2.5第一个监测点,监测仪器在省体育运动创伤专科医院楼顶运行,离地面约有10余米,采取实时自动监测的方法传送数据。

据昆明市环保局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昆明投入使用的监测点有7个,即碧鸡广场、呈贡新区、西山区森林公园、龙泉镇、东风东路、金鼎山、关上,均具备SO2、NO2、PM10、PM2.5、CO、O3六个基本项目的监测能力,每一个点的监测面积约25平方公里,基本覆盖主城区人群集中地。这些监测数据都直接上传到国家环境监测总站。

现阶段,大气污染是继水污染之后又一个关注度极高的环境问题。虽然雾霾没有出现在云南的天空,但全省8个州市政府所在地城市空气环境质量PM10年均浓度的升高,还是让人看到了其中存在的一些问题。比如监测数据显示,昆明市城市扬尘占到全市空气污染的65%。

为全面推进大气污染防治,昆明市在2月初召开的全市环境保护工作会上明确,今年将进一步强化城市扬尘污染治理并取得突破。通过各项措施,进一步降低可吸入颗粒物PM10年平均浓度,确保主城空气质量优良天数达到85%以上。

作为省内唯一的特大型城市,昆明由于城市建设项目集中开工带来的环境问题,对正处于城镇化中期加速阶段的云南各地来说是一个提醒。昆明市环保部门相关人员告诉记者:“昆明大气污染防治存在监管难度较大、人力投入不足、全民环保意识不强等问题。”

对此,新的环保法提出了这样的破题思路:建立和完善政府统领、企业施治、市场驱动、公众参与的环境保护新机制,形成监管执法合力。

这恰恰是改革中的硬骨头。省环保厅有关负责人表示,目前,我省仍然存在责任主体共同推进新环保法合力还不够强的问题。比如新环保法在生态保护红线方面作了规定,但目前与生态环境相关的部门众多,统筹协调难度大。

3月17日,省政府审议加强环境监管执法的实施意见,《意见》对各级政府和相关部门职责进行了明确,提出在今年全面清理废除阻碍环境执法的“土政策”;推行企业环境监督员制度,建立健全本单位环境信息公开制度,重点排污企业要以便于公众知晓的方式公开其环境信息。同时,制定企业环境信用评价暂行办法和实施细则也出现在工作日程中,评价结果考虑纳入全省社会信用体系,运用于金融贷款、资质评定、政府采购、行业创评等方面。

省环保厅方面表示,在污染治理中,社会监督将得到更多重视与加强。据悉,建立重大信访案件督办机制和追责机制,重大建设项目邀请公众参与监督环境执法的工作机制;探索建立环境违法行为举报奖励制度;研究制定环保角度的社会稳定风险评估办法等已列入了我省全面深化生态文明体制改革的工作中,逐步推进落实。

而就在同一天,昆明市委办公厅、市政府办公厅印发了《昆明市大气污染防治问责办法》,明确各级机关团体及工作人员,若在履行与大气污染防治相关的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工作中,不履行或不正确履行职责,导致大气污染程度严重或造成不良影响的,将受到相关问责。

同呼吸共治理,借新的《环境保护法》实施之势,现在到了我们一起出手的时候了。


分享到:
新闻资讯   更多
点播排行  
专  题      
通信地址:昆明市人民西路182号|客户热线:0871-5310211|传真:0871-536-5361744|邮编:650031|email:yngold@163.com
备案序号:滇ICP备05004184 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滇备2010005号
2011 YnRadi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云南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北京经纬中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